同人写手
,杂食动物

“我脖子痒痒的。”新开说。荒北拨开他的发尾,一道道红印子,火辣辣的。

“长湿疹了。”荒北皱眉,拉着他去医院。

在新开进诊疗室的时间里,荒北觉得无聊,随便翻了翻不知是谁落在椅子上的旅游杂志。第一页就是水族馆,荒北盯着海豚看了一会,翻到了下一页。

新开出来时荒北刚好合上杂志。他脖子上贴着纱布,看上去有点滑稽。

“医生怎么说?”

“没什么大碍,擦点药就好了。”新开笑了笑。他身上有药膏的味道。“你在看什么?”

“杂志。”荒北站了起来,和他一起领了药。

出来时才发现外面下了小雨,但也只是可有可无的程度。奇妙的是,下雨后青草的味道,无论在哪个城市都是一样的。

两个人都没带伞,靠着商店的屋檐走。荒北一转头,看到他和新开两人的身影影映在衣帽店的橱窗上。步伐一致,整齐划一。

“你看,”新开忽然拍了拍荒北的手背,“那个人的背包上挂着海豚的挂件,好可爱。”

荒北沿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然而他并不知道新开指的是哪个。

“那个啊,扎着马尾,背着双肩包的女孩。”

荒北“嗯”了一声。虽然看的不真切,但确实瞥见了。

“海豚,好可爱啊。”

大概是真的喜欢,新开又说了一遍。

“要去看看吗,海豚?”尽管没有做好准备,荒北还是说出来了。

“诶,去水族馆?”新开扬起眉毛,声音不可思议的坦诚又细微,“约会吗?”

“脖子上贴着纱布?”荒北故意嗤笑。荒唐的是。新开和荒北打闹着穿过街道,往地铁站走去。荒唐的是,刚刚那一刻,自己对约会这个词,确实感到了悸动。

“脖子已经不怎么痒了。”新开笑嘻嘻的说,蓝蓝的眼睛盯着荒北看,“下午去看海豚吧,我们。”


评论
热度(21)

© 南岸陌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