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写手
,杂食动物

想了想,还是不知道怎么写故事

指甲在不知道的时间里又长长了,只要稍稍弯下手指,就能在掌心里看到几道浅浅的,月牙似的手指印。 
该剪指甲了。立花想,边给猫喂了食。清晨的阳光洒了进来,照的客厅暖洋洋的。 
立花走进厨房,日野还在里面忙碌着。从刚才开始就已经闻到了一股香味。立花的脑袋搭在日野的肩上,看到了已经开始沸腾起来的咖喱。 
“饿了?”日野回过头,两人自然而然的接了个吻。“很快就好了,先去客厅等着吧。” 
“不要,我要在这里。”立花嘟了一下嘴,同时夸张的吸了吸鼻子,“好香啊,快饿死了。” 
带着三分撒娇的语气。日野笑了笑,抽出一只手在他微卷的头发上摸了摸,“好了,别闹,乖。” ...

我是白痴吗。

灰羽看着坐在眼前奋笔疾书的夜久,这样想到。午后的阳光带着热气洒进客厅,电风扇悠悠的转着,带来几缕可有可无的微风。

为什么会这样呢。

灰羽无精打采的喝着麦茶。明明在家里面躺着吹空调就好了,但还是忍不住冒着炎热的天气跑来找夜久,为的只是想增加跟他独自相处的时间,也想跟他说说话,偶尔撒撒娇。

然而为什么会是这样?

灰羽看着夜久,耳里是沙沙的写字声,心情复杂。他百无聊赖的戳着夜久的背,又画圈似的写起了字,要他猜猜是什么。

然而夜久并不配合,阻止了他幼稚的举动,还喝令他说,再打扰他就滚出去。

真是一点也不温柔。灰羽发愁的想,有点气馁。他问夜久,什么时候才能陪他玩。

夜久一开...

自从时序进入六月份后就一直在下雨,白天虽然还能有太阳,但通常到了下午的时候,天空就暗淡了一大片,夜晚也凉飕飕的,有时候都可以不用开风扇。 
灰羽还在刷牙的时候,就听到外面响了一记闷雷,想着又要下雨了而不经意的转了一下头,就看到了不知何时就站在门外的夜久。 
“你醒了啊。”灰羽把含在嘴里的水往外吐了出来,冲着他笑了笑。 
刚睡醒的夜久眼神还是朦胧的,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走了进去。洗手间不算大,灰羽往旁边挪了挪,给他腾了个位置。 
夜久肩膀碰到他,身上似乎还带了点被窝上的热度。仅是这样,灰羽的皮肤便记起了昨晚上肢体交缠时那几乎要让人烫伤的温度。 
灰羽觉得自己有...

说是要为自己擦头发,灰羽伸手将夜久一把拉到跟前,让他坐在了大腿之间。

这样的姿势让夜久有些难为情。说了可以自己来,但灰羽没有放开他,反而自顾自的用毛巾擦拭起他那依然湿答答的头发。

感受到身后灰羽近距离的气息,不知怎的有点紧张了。低着头,任由他对自己的头发为所欲为。

窗外传来滴滴答答的雨声。自从进入了夏季,就经常在下雨。夜久已经想不起来自己有多久没有见过太阳了。

“雨,一直在下呢。”

不经意间说出了口。擦拭自己头发的手似乎怔了一下,但很快又动起来了。

“是啊,毕竟是夏天呢。”

“可是,夏天也快结束了。”

八月份已经过了一大半了。夜久忽然想到,自己不知何时起,连蝉鸣的声音都很少听到...

1 2 3 4 5 6

© 南岸陌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