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写手
,杂食动物

这个世界上,我最喜欢的就是百事了。

九月,微风轻抚,天空阴沉沉的。荒北坐在麦当劳里喝饮料。透过灰蒙蒙的玻璃,可以看到外面繁华的街道。

那个女人腿好细,大概不到九十斤;啊啊,有个小男孩跌倒了,大概在哭吧。不要在街道上公然亲嘴啊,那对白痴情侣。在看着的过程中,荒北无聊的想着这些事。

新开还没有来。本来约好了两点在这里见面的,现在已经过了十分钟了。

上个月,他和新开去游泳了。游泳很开心。整个人仰躺在水面上。虽然太阳很毒辣,但是水温很舒服,冰冰凉凉的。天空蓝得像假的一样,倒映在荒北身下的海水里。

薯条并不怎么脆,松软的缺乏嚼劲。荒北看了一眼邮件,新开没有发信息过来。

大概是路上堵车了吧。荒北继续喝着百事。发明出这种饮料的人,真是相当伟大呢。

在约定好的时间里迟到,对新开来说还真是很少见的事情。这应该是种失礼的事。

失礼的事。

荒北的心脏莫名的悸动起来。他和新开接吻了,在游泳结束后。新开的嘴里有海水的味道,这是他唯一记得的事。

要怎么定义那种行为呢?明明都已经过了年少轻狂的年纪了,但还是会冲动行事。要说的话,荒北并不讨厌那种行为。

和新开接吻这件事,没什么大不了的。

“抱歉,我来晚了。”正想着的时候,新开突然出现了,气息有点紊乱,似乎是跑过来的,“你等很久了吧?”

“我也才刚到。”荒北说完才发现,他的百事已经所剩无几了。

新开微笑了一下,重新点了份套餐,然后坐到了他旁边的位置。

“最近真的忙死了,”新开说,从餐盘里拿了个汉堡,“又是毕业论文又是打工的,都没时间好好坐下来休息了。”

放着食物的餐盘,斜插着塑料吸管的饮料,以及放得太多而无法用完的餐巾纸。比起新开,反而是这些东西更吸引他的注意力。

他发现自己无法正常的看着新开的脸,尤其是那厚厚的嘴唇。

上次,他们接吻后,是怎么回去的呢?荒北不记得了。他只是不自在的用吸管搅拌着可乐的冰块。“咔咔咔”的,在他们中间突兀的响着。

既热闹又安静的地方。荒北想。虽然周围都是人的声音,却又似乎什么都听不到一样。反倒是冰块的声音更加刺耳。刺耳,却也动听,冰凉冰凉的。

跟那天海浪的声音一样。

“靖友,你有在听吗?”新开凑到他脸前问。荒北吃了一惊,愣愣的问,“什么?”

“什么的,”新开叹了口气,随即露出苦笑,“你在想什么事吗?”

现在在想的事,荒北在心里暗想,就是与你有关的事。

他当然不可能这么说。荒北撇了撇嘴,没好气的说,没想什么。

新开没有说话,荒北还在想他是不是生气了,却被他接下来的举动吓了一跳。

“做什么?”荒北看着新开,低声怒斥到。他们放在桌子底下的手,小拇指正互相勾在一起。尽管荒北想挣开,却意外的逃不掉。

“只是突然想这么做罢了。”新开笑嘻嘻的,蓝色的眼睛反着光。

像极了海底下天空的颜色。

明明都已经不适合年少轻狂这个词了,做出来的举动却还是很稚气。对于新开的这份率真,荒北既觉得羡慕,也有些担心。

彼此的小指还勾在一起。荒北转过头,窗外的云已经散开了,天空变得明朗起来。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没评论了,寂寞π_π

评论(9)
热度(27)

© 南岸陌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