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写手
,杂食动物

感觉到床垫下沉了一下。

荒北闭着眼睛。他想就这样继续装睡好了,但对方的手却缠了上来。这样的话根本没法入睡。不说出来的话对方是不会懂的吧,叹着气拍开了男人的手。

“给我安分点。”

“可是,”就算不回头看也知道新开撇起了嘴,“这样抱着睡会比较安心啊!”

明明是个成年人了,说出来的话却还是跟小孩子一样幼稚。无法说出讨厌,但也说不上喜欢。“我又不是人体抱枕!”气冲冲的扔下这句话,稍稍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靖友真是一点都不可爱啊!”

“那可真是太好了。”

听到了背后的新开传来的小小的叹息声。说了叫他离自己远点,但双脚还是碰到了一起。

“……新开。”
 “嗯?”
 “你要是不想睡的话就给我滚出去。”
 “我要睡啊,”新开笑着说,“我这不安分的躺着么。”

并没有回头,但心里觉得新开肯定正盯着他看,那双大眼睛就像森林里的萤火虫似的一闪一闪的。

真是奇怪啊,明明后脑勺里没有长眼睛,但荒北就是知道。

“你别盯着我看啊。”
 “我没有啊。”

大骗子。

荒北想把被子拉过头顶,但却怎么也拉不动。心里嘀咕着【难道是】,回过头,和新开的眼神对上了。

呵呵呵。上当了呢。

感觉到新开的眼睛在这么说。

“你这个……混蛋!”

听声音就知道与普通的说话方式不同,而是更为用力的从牙缝里挤出来。他像小孩子似的拼命扯被单,但新开似乎力气更大些。

“乖啦,靖友。”

像是哄小孩子似的,每个细胞都在颤笑着,伸出手把自己的头按到他的怀里。

鼻子被压到了新开的胸膛。什么也看不到,可以的话希望他能松手。厚实的肌肤里有沐浴露的味道,也有沾在衣服上的洗衣液的味道。暖暖的,就像白天横躺在客厅里的小猫一样。

“放开我啊新开。”

“再给我几分钟,”新开不知道在说什么,“抱着靖友的感觉真的很舒服。”

大笨蛋。
 大白痴。
 真的是,狡猾的男人啊。

不知道为什么抓住了新开的衣服。荒北没有再乱动。静静的夜里偶尔听到几声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二月份的夜晚很安静。

并不是想要听什么,只是不这样做就真的没什么好做的了。

“三分钟过去了。”
 “嗯。”
 “……你还要抱到什么时候?”
 “再给五分钟。”
 “喂!”
 “呵呵呵,”笑声像是划开的水波般在新开喉咙里荡漾开来,“靖友真的很可爱呢!我……”

“啊啊啊,我知道啦!知道了所以不要说了!快睡觉!”

出于害羞而不想听到后面的话,笨拙的打断了。像是麻醉药效过去一样,心脏开始紧缩,近乎疼痛的强烈跳动起来。

“诶,”新开眨了下眼睛,“这样啊,”随即又温和的说上这么一句。他的语气,让荒北想起了初冬时,阳光铺满身体的感觉。

“那么,晚安啦。”

这回荒北倒是听清楚了。他松了口气,刚抬起头,嘴上就被蜻蜓点水般的亲了一下。

评论(9)
热度(114)

© 南岸陌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