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写手
,杂食动物

【自汉化 新荒】怕冷君和怕热酱

P站ID=6145881

怕冷的新开X怕热的荒北,真是绝配ww

—————————————————

「唔,好冷。」

北欧风的耳罩和羽绒夹克。制服的裤脚紧紧的塞进了靴子里,那里面(尽管看不见)穿着厚厚的毛绒袜子。把一层层卷起来的围巾拉到嘴角上面,新开吐出了一口白色的雾气。

被那种宛如要去北海道一样穿着厚重的衣服,却依然被冻得瑟瑟发抖的样子惊呆了的荒北。

「你、穿成那样却还一直喊冷是想怎样……」

「因为很冷呀」

「什么『呀』的,一点都不可爱,你这个胖子」

「胖子什么的也太过分了,靖友!」

箱根学园的王牌自行车冲刺选手新开隼人很怕冷。

「穿的这么少,靖友不会冷吗?」

鼻子被冻得通红的新开吸着鼻涕问道。围巾也好大衣也好都是荒北为了冬天特地买的,但在新开看来却好像还是相当单薄的样子。话说回来,在现在这个穿着臃肿的新开眼里,谁都是衣着单薄的样子吧。

「不怕冷吗?」

「才不是不怕,只是相比起来更怕热而已。」

确实,新开想起了,无论是盛夏的练习中,还是高校联赛中一直好热好热的滴着汗水,穿得非常单薄的情景。对着无防备的露出雪白肌肤的荒北油然而生的,那股要是有谁跟自己一样产生了欲望该怎么办的焦虑都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说起来今年的夏天越发的热了。伸出舌头的样子好像小狗一样可爱,这句话快要脱口而出的瞬间急忙将它隐藏到了围巾后面。

「话说,好冷好冷的为什么不戴手套」

「啊啊,一直到今天早上都还戴着的,然后不知不觉的就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上学的途中都还好好的戴在手上的手套,放学的时候却突然不见了,恐怕是遗忘在教室里了。随便想象了一下后新开用怀炉给手取暖。大概是过了怀炉的使用寿命吧,几乎没有多少温度了。挣扎着上下晃动着怀炉,只能保暖8个小时!的文字提示到,它的使命结束了。哈啊的往两手吐气取暖,断断续续的寒气夺走了新开手的感觉。

缩着脖子颤抖着,尽管觉得太过夸张,却无法对此置之不理的荒北很温柔。

「……借给你啊」

看不下去的荒北脱下了戴在手上的手套,往新开的方向递过去。粗暴的动作是想掩盖害羞吧,视线左右游移着。

「……可以吗?」

「像那样好冷好冷的颤抖着,我看着都要觉得冷了。」

很牵强的理由。自己也是那样想的吧(所以更加没有面向新开的方向)尽管如此还是对忽然微笑起来的新开发起牢骚。青色的手套说不定对新开来说太小了。

「谢谢你,靖友。但是左手的就可以了」

「哈?」

给、这样说着将右手套还了回去。一脸讶异的荒北的左手突然间被新开给一把握住了。

「什么……!」

新开那冰冷的,但很大的手和荒北的手握在了一起。那是双被平日里握着的把手磨出水泡的,触摸过荒北的头发,脸颊,嘴唇,探索过自己身体各个角落的、手。

心脏砰砰砰的响着,体温急速上升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比起戴着手套的右手,左手要热的多。但是这份灼热绝对不是不快。是怕热的荒北也觉得舒适的温度。

「真温暖啊,靖友的手。」

「……笨蛋」

被大大的包覆住的手,不知不觉间十指交缠在一起。边走在冰冷的柏油路上边急忙的往宿舍走去。

新开是否察觉到了荒北的脸之所以那么红绝对不是因为寒冷所致呢。

(答案或许就在紧握在一起的手中也说不定)

 

 

评论(5)
热度(21)

© 南岸陌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