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写手
,杂食动物

这个人真是毫无防备。

灰羽看着躺在地板上的夜久想。阳光透过玻璃窗直射进来,空气中的每个颗粒看起来都像饱含了阳光似的闪闪发光。

熟睡中的夜久发出了均匀的鼻息声,耳朵上却还塞着耳机。想知道他在听什么歌而走了过去,拿起一边的耳机塞进耳朵,流传进来的是一段陌生的旋律。没有摘下耳机,灰羽顺势躺在了夜久旁边。

半开的窗户时不时有风吹进来,夹带着沥青被烤熟的浓烈的味道。灰羽侧躺着身子,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夜久的睡颜。绝对是看得出神了。

“你这样,很吓人。”如果被夜久发现了,估计会被这么说。

看着夜久睡的一脸恬静的表情,手变得有些痒了。伸出手,触碰了一下近在咫尺的夜久的头发。

抚摸同性的头发或许不会有什么乐趣,但是,灰羽却觉得很自然,就像在路上看到可爱的孩子会忍不住想微笑一样,手自然而然的就想这么做了。

从头发上顺势往下滑,来到了嘴唇附近。胸口忽然变得悸动起来。夜久没有醒的迹象,或许是做了什么好梦,嘴角微微上扬了。

好可爱。

喜欢的情愫像浸水的海绵一样涨满了胸口,按压在嘴唇上的手不由的加重了力度。明明是男孩子的嘴唇,却非常的柔软。口水流了出来,手指变得有些黏糊糊的。

这是什么样的魔力呢,灰羽懊恼的想。夜久的嘴唇大概有什么可以抓住心脏的力量,不然也不会这样发疼的大力跳动着。

好想接吻。

灰羽慢慢凑进夜久。夜久的嘴就像放大镜似的离自己越来越近。然而就在即将碰到的时候,夜久忽然就醒了。

“嗯?……唔哇哇!”

发出了近乎滑稽的尖叫声,夜久用力把灰羽推开了,连接着两人的耳机线也被拉扯下来。

“你、你想干嘛?!”

大惊失色的这样质问到。

“切。”

“列夫,你这家伙,你刚刚咋舌了吧!”

夜久气急败坏的说,灰羽叹了口气,嘀咕了一句,“谁叫前辈的睡颜看上去那么可爱,都是前辈的错。”

“啊?你这家伙,开什么玩笑!”

夜久怒骂到,然而脸上的红晕却与之相反的慢慢爬上了脸颊。难道说是害羞了?

忍不住笑意的,灰羽哈哈笑了起来。“你在笑什么啊!”大概是不爽于自己的态度,夜久脸色更难看了。

觉得就算这时候说出来也没关系,灰羽看着夜久的脸,一脸认真的说,“前辈你,真的可爱得不得了,我很喜欢这样的前辈哦。”

太过于惊讶而忘了怎么反驳,夜久张着嘴看着灰羽。还没等夜久反应过来,灰羽就拉过夜久的手,在他红润的唇上印下浅浅的一吻。

—————————————
END

评论(2)
热度(42)

© 南岸陌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