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写手
,杂食动物

随笔

阳光灼热的初夏午后,我一个人坐在客厅,看着一部以前看过的爱情电影,桌上放着喝空了的饮料罐。



暑假期间,我和惠子见了一次面。惠子是我小学时的同学,留着男孩模样的短发,胸口上别着一副墨镜。刚从外地回来,也还没结婚。

她有恋人,但已经是过去式了。对方是有妇之夫。她曾经营一家小卖店,卖一些日常用品。

“只要他一来找我,我就会把店门关了,然后去宾馆开房。”

惠子“呵呵”的笑了起来,喝了一口冰凉的麦茶。我们坐在一处略微破败的椅子上,后面的店门禁闭,颇显萧瑟。

男人们。

我低头看着自己露出鞋外的半个脚趾,一边想着自己之前遇到的那些男人们。虽然有过追求的对象,但始终没有进一步的进展。这也不对,那也不对。大脑就像收不到频率的电台,滋滋滋的杂乱无章。

“由里香你啊,还是处女吗?”惠子熟练的叼起一支烟,抬起眼问到。

我沉默不语。比起窘迫,更多的是讶异。在我不知道的时间里,惠子原来已经学会吸烟了。

“烟的味道,好激烈。”

“激烈?”惠子微微一愣,旋即又眼角下垂,露出好看的笑容,“好奇怪的比喻。”



我不喜欢夏天。

我横躺在地板上,风扇呼噜噜的在头顶上空转动着。

惠子说有时间的话请我吃她手制的蛋糕。

惠子是一位蛋糕师,在另一个城市上班,薪水是我的两倍多。

有时间的话。

我闭上眼睛,感受着黏附在身上汗水蒸发的感觉。


评论
热度(2)

© 南岸陌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