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写手
,杂食动物

香草味的可乐有股奇怪的味道。

荒北坐在硬邦邦的座椅上。电影院里一片昏暗,只有眼前的大荧幕上在闪着光。

他和新开两人一起坐在第五排中央的位置,据说那是最佳观影位置。坐在前两排位子的男人个子有点高,时不时探出来的脑袋挡住了屏幕下方的字幕。

好想把他的脑袋狠狠按下去。涌出了这样的想法。新开在他旁边看的认真,周遭弥漫着爆米花的香甜味道。

看电影是新开提出来的。一开始并不是很想去。「两个男人一起看电影也太奇怪了吧。」困扰的这样说了后,得到了「这有什么好介意的」的答案。粗神经的男人。坐在椅子上的荒北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他本来就不是很喜欢看电影,尤其选的还是外国的侦探剧。影片开场十几分钟,荒北觉得自己并没有看懂多少。

就着昏暗的光线偷偷看了眼新开,蓝色的瞳眸倒是显得格外清亮。学生时代时就知道了新开是侦探迷,所以对他看的入神这点并不意外。

「你觉得谁会是凶手?」悄悄附在他耳边这么问到。新开稍稍吃了一惊,露出了有趣的反应。是真的有在认真思考吧,轻蹙着眉头,露出困扰的模样。

不想说也没什么。就在荒北想着要不要这样说时,「我也不是很清楚,得再看看」听到了这样诚实的答案。从以前开始,新开就是这样的人,某种程度上的老实笨拙。

这点,也很可爱就是了。荒北轻笑着退回身子时,默默的想到。

前排的男人终于变得安静下来,没再乱动。荒北也开始认真的看起电影。香草味的可乐还是很怪,荒北开始想念起百事的味道。

一个半小时的电影很快就结束了。新开和荒北都猜到了凶手。出乎意外的是,一旦认真起来,倒也能体会到电影的乐趣。

在放片尾曲时,有人开始陆续离场。这时有人喊了一句“有彩蛋,”结果又有不少人坐了回去。荒北和新开都没动,坐得端端正正的。那个高个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前面一下空旷了许多。

想吃冰淇淋。

想吃西瓜。

想吃刨冰,也想游泳。

荒北在听着片尾曲时,蓦地想到这些。毫无疑问,他已经开始在想象电影离场后两人要去哪里玩的景象了。

「时间尚早,」他听到新开附在耳边轻声说,话语里有柠檬苏打水的酸甜味道。「出去后,我们一起四下走走吧。」

评论
热度(8)

© 南岸陌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