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写手
,杂食动物

新开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在床头的桌子上摸到了手机。

深夜十二点半。被不知道是哪来的野猫打扰了睡眠,新开睡意全无,像是被打了一记清醒剂一样。翻了个身,从开着的窗户里,可以看到清冷的夜空上挂着一轮明月。

突然之间,真的只是突然之间,新开想要听听荒北的声音。

只是这个时间有点不妙,荒北大概已经睡了吧?不过就算没有睡,大概也还是会被他痛骂没有时间观念吧?

单薄的眼皮。长长的下睫毛。

一想到荒北,脑海里就勾勒出了荒北的模样。从额头到下颚,一点一点的清晰起来。

我要是猫就好了,新开想。我要是猫的话,大概就能整天窝在他膝盖上向他撒娇了吧?荒北是那种即使在路上看到不认识的猫,也会过去抚摸它的类型。对此,新开感到非常的羡慕。

新开从手机里叫出荒北的手机号。不知为什么,他觉得荒北会接他的电话。虽然一开始会眉头紧皱,神情僵硬, 但很快就会放松下来,对他说“有什么事吗”。

在电话响的时候,新开觉得自己有些紧张。紧张,但也很兴奋。

大概响到第十声的时候,荒北接电话了。

“吵死了!你以为现在几点了?!”

一接通就听到了电话那头传来的超大分贝,新开苦笑了一下。不过,是选择在这个时间点打电话的自己不对,要好好道歉才行。

“抱歉 。但是我想听听靖友的声音。”

结果连这句话也说出来了。

荒北沉默了一会,接着放松了声音。“你真的是个呆茄啊。”

虽然荒北这么说,但新开知道,他已经不生气了。

我现在的确是对这个男人陷入恋情之中。

新开背靠着墙壁,下巴搁在屈起的膝盖上。

“靖友已经睡了吗?”

“你还好意思问,”荒北不快的说,“不知道是哪来的野猫打扰了我的清梦。”

新开干笑了几声。他这才发现,窗外已经听不到猫的声音了。

“靖友的窗户外面,可以看到月亮么?”

“啊?”虽然感觉荒北啧了一下舌 ,但还是回答了,“可以啊,还有风吹进来,凉凉爽爽的。”

凉凉爽爽的。

新开喜欢这种说法。说着这话的靖友 ,让新开感觉很好。

就这样聊了五六分钟的电话。在新开说话的时候 ,荒北就安静的听着。即使新开不在那里,但他知道荒北此时正和他一样,眼睛看着窗外深邃的夜空,风轻柔的吹着头发。

明天大概会是晴朗的天气吧。虽然新开没有看天气预报,但他总觉得会万里无云,没有一点需要担心的事。

评论(5)
热度(26)

© 南岸陌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