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写手
,杂食动物

星期天下午,我骑着爱车去了市区的公园。五月的太阳在厚重的云层里躲躲藏藏。风有点大,前面的头发时不时的掠过眼睛。

骑过花坛的时候我看到了一只藏在花丛里的猫。我停下车,两只眼睛直盯着看。似乎不是纯种猫,毛发灰暗,眼睛像玻璃珠一样大。

我在这一刻想起了噜噜。我的噜噜。

噜噜是我养的一只猫。很可爱的白色小猫,大大的眼睛里像是藏着一片汪洋大海,让人不禁想要徜徉在它的眼眸里。每当我心情不好时,只要摸一摸它,整个心情都会为止转变。

噜噜就像是天使一样。不对,它就是天使。然而我却失去了它,在一个礼拜前。

那天清晨它就不见了,在哪儿都找不到它。厨房里,沙发里,床底下,厕所里,花园里,里里外外都找了个遍,结果还是没有头绪。我也放弃了寻找。我想有一天它会回来的,如果我们之间的缘分还在的话。离去的就是离去了,越是想小心翼翼的避免孤寂,越是会意识到孤寂。我唯一担心的是,噜噜是否有找到更好的容身之所。

我走进咖啡厅的时候,新开正坐在最里面的桌子上喝着咖啡。我走过去时他冲我微笑了一下。他的笑容很特别,是那种会吸引众人目光的笑容。

我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灰色的羊毛衫给人种很干净的感觉。所谓的干净,就是朴素中又很得体。他身上总是凸显着这样的气质。

“好久不见。”他笑说,为我点了杯蓝山咖啡。

“猫怎么样?”

前天晚上,新开突然打电话过来。我突然觉得很不可思议,心想难道这个男人身上有着什么特异功能么。

“昨天我梦见噜噜了,”新开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我梦到它看了我一眼,然后就背过身,穿过一条长长的街道不见了。”

在奇怪的事情上直觉还是好到让人觉得可憎的男人。

“嗯哼,”尽管对方看不见,我还是耸了耸肩,“如你所想,我的猫不见了。”

“哦~”新开沉吟了一会,“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叛逆期?”

我不禁失笑。如果对方敢说什么同情的话语的话,我一定会想要狠狠揍他几下的。

我喜欢新开。喜欢他这种细腻的温柔。

他今天之所以会找我出来,大概也是关心我的状况吧。明明不用这么麻烦也可以的。噜噜不见的时候我确实很伤心,但在确定它短期内不会回来后反倒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安心感。这种安心感,指的是再也没有什么是需要担心会失去的了。顺其自然。

大概是喝了甜得过头的蓝山咖啡的缘故,心情觉得很惬意。阳光很惬意,周围的环境很惬意。

“还记得毕业时我们一起去野外飙车的事吗?”

那是更为遥远的记忆。我抬了抬眉毛,“记得啊,我们跑到很远的山里,打赌说谁输了谁就给对方做一天的仆人。”

“哈哈,是啊,”新开露出了怀念的表情,“其实我还蛮有自信不会输的,结果还是敌不过靖友啊。”

“不愧是靖友。”

一比完整个人马上就累趴了。然而明明很疲倦,对于新开那时候所说的这句话却印象深刻,一直记到现在。

“要不要出去走走?”

我比了比外面,新开点点头,结了帐走了出去。

阳光刚好从云缝里洒落出来。我转过头,新开刚好站在逆光处。虽然看不太清楚他的脸,但我知道新开就站在那里,切切实实的。

“你今天骑车来了吧?”新开问,见我点点头,就笑着说他也骑过来了。

“要不要再试着比一比?”

新开的意思很明显,我没有拒绝的理由。“好啊,这次比什么?”

“靖友来决定吧。”

“嗯……那就输的一方无条件的陪伴对方一整天吧。”

要不是喝了那杯甜的醉人的蓝山咖啡,可能我也不会说出这句话。新开愣了下,随即露出了仿佛可以融化一切的笑容。

“好啊。不要说一整天,一辈子我都很乐意。”

搞不懂你在说什么……这句埋怨的话无法说出口,我别开脸。

我想我大概找到了另外一只丢失的猫了。

评论
热度(10)

© 南岸陌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