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写手
,杂食动物

走进教室的时候,新开正坐在座位上看书。由于书是平摊在桌子上的,荒北不知道他在看什么。金黄的光线斜切进教室,有几丝投射在他身上。

看上去暖洋洋的。荒北想,视线停留在他的头发上。耳朵附近长了根白发。亮闪闪的。很显然,本人毫无自觉。

「好像猫一样。」

荒北的这句话是跟新开的「你来啦」一起响起的。新开愣了一下,紧接着笑了笑,歪着头。「猫?」

「没什么。」荒北只这么说,同时在心里默默思考,自己之所以会那么想,大概是因为新开刚刚看书的侧脸,看上去很柔和。

荒北拉过张椅子坐在他对面。他喜欢在阳光下仰起头,微眯着眼睛。窗外的树叶都黄了大半,风轻轻一吹,就总是会落下很多枯叶,有几片被吹进教室,堪堪落在新开的书上。

「这种天气总觉得很想睡。」新开用着如同字面意思上的语气说了这句话。忠于自己本能的男人。果然很像猫。荒北突然都有点想摸一下他的头发了。

像这样坐在教室里悠哉聊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学期已经接近尾声,再过两个多星期就要进入考试周。荒北想着这些琐事,手指像敲键盘似的无意识的在桌子上敲着。十年后,二十年后,我会在哪里,新开又会在哪里,那时候都已经是社会人士了,大概不会再见面了吧。

「靖友,怎么了吗?」

荒北听到这话后回过头,发现新开在看着他。于是他问了句「什么」,同时停下了手的动作。

「没有,就是觉得你似乎很焦躁。」

也不是焦躁,荒北想。不知道为什么,他不大敢看向新开的眼睛。

尽管如此。

荒北悄悄叹了口气。尽管如此,他还是照实说了出来。

「我只是在想,像这样能够悠闲聊天的情况,毕业后大概就不多了。」

「你在担心这个?」意外的是,新开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爽朗,「这怎么会呢,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荒北知道自己脸红了。像傻瓜一样。不仅仅是新开,大概自己也是。

怀抱着无法说出口的爱恋,就这样子陪在对方身旁。如果只是一般朋友的话,大概就能更轻易的说出那句话了吧。正因为很重要,所以才始终说不出口。

就这样看着外面的天空,突然涌起了和未来的自己对视的感觉。也许几年后,自己在某个时间段也会像这样抬起头,然后想起了在某个黄昏,和自己暗恋的对象坐在教室里谈着未来这种遥远事情的情景。

「超级傻的。」荒北轻笑出声。没有理会新开讶异的眼神,抬手扯下了他泛着银光的白发。

评论
热度(19)

© 南岸陌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