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写手
,杂食动物

外面在下雨。这雨是从昨天晚上开始下的,滴滴答答的,整晚没有停过。

天气越来越冷了。荒北吸了吸鼻子。不是感冒,只是单纯性的流鼻涕而已。他揉了揉睡翘的头发,把日历翻到新的一天。

今天是十一月的第一天。星期六。

“哪天一起去看棒球比赛吧。”昨天在学校的时候,新开曾经这么对他说过。那时刚好打了预备铃,新开手撑着下巴,嘴角做出微笑的动作。

荒北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说,自然也没有问他的打算。反正也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吧,荒北想。哪天,并没有说具体是几月几号,在哪儿看。并不是说新开是个不守约定的人,而是这本身就是个可有可无的约定而已。

荒北叹了口气。他把餐具收进厨房,耳边是濡湿的雨声。

新开打电话给他时,他正在给爱猫喂食。

"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不能打电话给你吗?”

新开不满的说,荒北向上翻了个白眼。尽管隔着话筒,他还是能听到来自新开那边的细微的雨声。

“果然,下雨天好无聊啊。”新开说,荒北猜他可能还躺在床上。

“那就去学习啊。”荒北没好气的说。猫跑到他腿边,用脑袋蹭了蹭他的裤脚。

“。。。。。真不想被靖友这么说。”

“找打吗混蛋!”荒北说话期间又吸了好几下鼻子,所以这话听起来一点魄力都没有。

“感冒了?”果然,新开忍着笑这么问。

“没有。”荒北立马答道,同时注意到自己的语气中流露出来的烦躁气息,连自己都被吓了一跳,因为他根本没打算要生气,听起来就好像傻瓜一样。

“是吗,那就好。最近天气很凉,要照顾好自己哦。”

“你是我老妈吗!”结果还是忍不住吼起来了。可以想象到新开抿嘴憋笑的表情。接下来又天南地北的瞎扯了一阵,什么音乐啊,书啊,电影啊,都聊了个遍。那是第一次,荒北知道了,原来自己也可以说这么多话。

在快要挂电话时,荒北犹豫的开口了、“那个,新开。”

“嗯?怎么了?”

“算了,也没有什么。”

“什么嘛,这样子我会更在意的。”

男人这样说。荒北低下头,看到自己洗得发白的牛仔裤腿。

“就是,关于棒球。”

“棒球?”

“如果哪天能一起去看棒球比赛的话,就好了呢。”

荒北挂断电话。他知道自己说了傻话,但是,不一样的是,在说出口的瞬间,心情一下子就畅快了。

这不是什么约定不约定的问题,而是可能性的问题。

荒北摸着躺在他旁边的猫柔软的毛发。静静的房间里,只听到了连绵的雨声,以及猫睡着后细不可闻的呼噜声。

评论
热度(4)

© 南岸陌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