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写手
,杂食动物

鼻子深处抽痛着,大概是夜里没盖好被子的缘故。荒北打开窗户。随着明晃晃的阳光倾泄而来的,还有花的香味。因为对花没有多大兴趣,所以并不知道叫什么。

早餐是面包和酸奶。看了一会新闻,电视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些悲伤故事。荒北咬了口面包,松松软软的,烤得恰到好处。

昨晚很晚才睡。明明很困,这会反倒亢奋起来了。夜里的声音总是很刺耳。时不时从屋顶上空飞过的飞机的声音,别人说话的声音,走路的声音,在这种寂静的夜里,如在耳畔般清晰。

突然想起很久远的事。荒北喝光了酸奶,顺便也舔干净了瓶盖。在以前,还住在乡下的时候,悄无声息的夜里总是能听到呱呱叫的蛙鸣,以及各种虫子的叫声,像大合唱似的,然而一点也不觉得吵。那声音清脆悦耳,反倒是睡的很安稳。

伸了伸懒腰。睡得太久,背部都有些酸疼了。在进去厨房前,似乎听到了几句麻雀的叫声。

 
  

对面的女孩鼻子很高挺。

荒北从书里抬起头悄悄打量着她。 头发很长,仿佛浓密的黑色瀑布。看上去没有化妆,戴着副白色的耳机。应该是在学习吧,嘴里小声的叨念着什么。

星期二,多云。逃了下午的两节英语课,来到了附近广场的图书馆里。因为是工作日的缘故,里面的人不是很多。有好几个人趴在桌上睡觉。

突然感到了安心。至少在这种地方,独自一人的自己不会显得突兀。荒北拿出手机,打开推特。

 
  

从图书馆出来已是快接近黄昏的时候。鼻子深处依然一抽一抽的,好像是要流鼻水。荒北吸了吸鼻子。

电车来了。里面挤满了下班回家的人。荒北没有上车。还是等下一班吧,他想。耳机里的音乐跳换到了约翰蓝侬的歌。

“我们即将脱胎换骨。”他这样唱着。荒北喜欢它的旋律,会让人心情变得阳光。

 
  

回家的时候发现有人站在自己家门口,走进了才发现是新开。

“你怎么来了?”荒北皱着眉,打开门。明明家里的东西都跟早上出门时一样,但一笼罩上昏黄的光线,就感觉一切都不一样了,平添了些许寂寥感。

安静的,祥和的。没有什么需要担心的事。

“你去图书馆了?”新开摊开腿坐在榻榻米上,挡住了外面的光线。

“你怎么知道?”荒北吃了一惊。

“你不是在推特上写了吗?”新开小心翼翼。尽管不知道为什么,但确实是小心翼翼的看着他,“那个女孩是谁?”

荒北脸颊颤动起来,“呵呵呵”的嘲弄起新开。“白痴。”像是被光线射到似的,他眯起眼。

 
  

被新开摇醒后才知道自己睡着了。在梦里好像听到了蝉鸣的声音,又好像听到了约翰蓝侬的歌。

我们即将脱胎换骨。

两种声音混在一起。荒北的头脑昏昏沉沉的。新开递给他可乐。

可乐让他想起中午去的唐人街。还是觉得好困。听到了电视开着的声音,转回头看了看画面,才想起自己和新开一起看电影来着,结果看到中途似乎睡着了。

“本来想约你去散步的。”新开叹息着说,语气听起来充满遗憾,“难得外面星星那么漂亮。”

新开把荒北的脑袋搁在他膝盖上。这样难道不会觉得酸痛吗……虽然在意,但也没有问出口。“是吗”的回了一句,从敞开的窗户望了出去,看到了一闪一闪的星星。

“夏天快要结束了呢。”荒北喃喃自语。鼻子抽痛着。吹进来的风有点凉。

“你听,”新开说,眼里的蓝色摇曳着,“有金钟儿的声音。”

荒北困惑的看着他。除了“沙沙沙”的树叶声外,他什么也没有听到。

“金钟儿?”荒北说,只觉得不可思议,“你能听得出金钟儿的声音啊?”

这下换成新开嘲笑荒北了。荒北不爽的皱起眉。

“下次我教你好了。”新开的手拂过荒北的头发,干燥温暖。一只飞蛾停留在灯罩上。

“天亮了一起去看朝阳吧?”荒北突然冒出了这句话,不受控制的,“好久没去看了。”

“好啊。”笑意像柔波似的在新开眼里荡漾开来。风吹了进来,鼻子畅通不少。
 似乎,有新开在的话,房间的通风都会比以往好些。

 

——————————————————

估计已经没什么人在看我的文了【摊手

想着要换文风,个人觉得还是有一丢丢变化的

广州好热啊简直要热die了【砸墙

评论(2)
热度(21)

© 南岸陌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