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写手
,杂食动物

“猫叫的声音?”荒北说。那声音既像困惑,又像不知所措。

“是啊,”新开耸耸肩,“在半夜的时候听到的。像婴儿的哭声,非常的诡异,而且渗人。”

温暖的日子。新开和荒北坐在净水路的一家小吃店里。在高中的时候,这家店还只是一家录影出租店。

店里面放着maroon5的歌。旋律轻快,但名字一时之间想不起来了。

“诶……这个让你感到害怕了吗?”荒北挑了嘴角。听出他在嘲笑自己,但意外的是,自己对此一点也不生气。

“还真有点呢。”新开咬着吸管笑。他点的柠檬茶格外难喝。

“靖友呢?靖友有什么害怕的东西吗?”出于玩笑说了这句话,当中也夹着几分好奇。荒北露骨的表现出“麻烦死了”的表情。

“加油。”以为他不会说的,没想到荒北静默了片刻后,喃喃自语的说出这句话,“加油这个词,与其说是害怕,不如说是讨厌。”

“讨厌……吗?”

因为。荒北往嘴里塞了一个章鱼烧。“因为,说这话的人不用承担什么压力,被说的人却要为此而承受更多不必要的东西,这也太荒谬了。”

荒谬。没想到荒北会说出这个词,对这部分感到很讶异。

店里的歌切换到了下一首。

“哦,是One more night啊。”新开忽然低声说到。

“什么?”荒北一脸莫名其妙。很显然,他不知道新开在说什么。


带着汽车尾气的风吹拂着自己的脸。新开手里提着从超市买来的菜,小心翼翼的穿过马路。在对面的巷子里,独自坐着一个佝偻着背的白发苍苍的老婆婆。

今天的鸡蛋打七折。新开买了够吃一个星期的量。今晚准备做荷包蛋。只要三个就够了,其它的放到冰箱里。新开一边走一边想着这些。临近黄昏的气温有些偏低,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

突然想起了那个喜欢用力眨眼的国语老师。早上的时候,她在教室里打了三四个喷嚏,声音听起来好像幼儿,尾音闷在鼻腔里,让人莫名的很想笑。

每个人打喷嚏的声音都很奇妙呢。那个时候,自己撑着脸,眼睛看着窗外想到。

那么现在,自己的声音又是怎样的呢。

“这有什么好在意的。”荒北的话,大概会这么说。

忍不住笑了起来。还有一个半小时,自己就能看到荒北了。这让人心情愉悦。

新开走进便利店,在里面买了一瓶百事。

百事的热量是多少,他早已知道得一清二楚。


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外面的气温比昨天又下降了一点。不知道从哪儿传来了鸟鸣声。新开转过头,眼里映入了荒北无防备的睡脸。他似乎睡的很沉,鼻息都带了点甜腻的气味。

新开轻轻揉了揉荒北的头发。昨晚,他们做爱了。用新开喜欢的一名作家的笔调来形容的话,荒北“鲜红的像女人似的唇极具挑逗力,两只手臂温暖强健,充满力量。眼神狂野,但不失性感。”

昨晚,又听到了猫叫的声音。处于发情期的猫。或许是野猫。荒北大概没有听见,新开想。中途他就失去了意识,睡得一脸安稳。

我讨厌加油这个词。既荒谬,又难为情。

在奶茶店里,荒北这么说。maroon5。One more night。

今天,荒北的学校有一场测试。对他说加油的话会怎样呢,这样想着咧开了嘴角。

他亲吻了荒北的脸颊,在这铺满冬日阳光的小房间里。原本以为荒北的脸会凉凉的,没想到暖暖的,像布丁一样柔软,夹着床单的味道,以及洗发露的味道。

评论
热度(17)

© 南岸陌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