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写手
,杂食动物

*用这个号再发一次

是在早上的时候发现荒北的脖子后边有一颗痣的。

它就位于颈椎骨偏左的位置,不是很显眼,大概指甲盖般大小。告诉他的时候他还一脸茫然,过了一会才像想起什么似的用手摸了摸那里。

“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在那里了。新开你都没有痣的么?”

“没有吧,大概。”新开若有所悟的看了看自己的手臂,然后想到什么似的笑了一下,“靖友要检查看看么?”

“你在说什么呢笨蛋!”结果遭到了一顿打。

“笨蛋”是荒北的口头禅。当然,这句话不会只对他说,对东堂,真波也说过,他也有吼过总北那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眼镜男,这是后来听说的。

但是对于福富却从来没有说过这种话。一说起他总会不自觉的带有尊敬的色彩。高中联赛的时候小野田曾邀请荒北一起协调,而荒北却问了他对于福富是怎么看的。这是他的评判标准。

当然,这也是后来才听说的。

那场比赛最后还是输了。回去后哭了很久,眼泪渗进了毛巾里,咸咸的。自然,这一切都过去了。

现在他和荒北两个人在交往。大概是从春天开始的。在他睡着的时候偷偷吻了他,他很生气,但是并没有抗拒,在不知不觉中就演变成了现在这种局面。

荒北躺在沙发上看书。新开问他好看么,荒北挑了下眉。

“不好说。”

他似乎不大喜欢别人问他这个问题,新开也就不再多问。他已经看不到荒北的痣了,被沙发给挡住了视线。

八月份的时候两人去了海边。他们没有搭帐篷,躺在了朝日新闻的版报上。星空辽阔。明明隔了好几个光年,但却又觉得星星离自己很近。

晚上的时候人不多,远远的可以看到一个小女孩在海滩上玩水。她的动作很可爱。

但也只限于可爱而已。他觉得躺在自己身边的荒北要远比她可爱多了。

海浪拍打岩石的声音像店里的千层蛋糕似的层层重叠,卷着浪花上了岸又后退。新开说我们去放烟花吧,于是两人拿着从店里买来的烟花棒蹲在地上默默的放着烟花。火光照亮了荒北的脸,明明灭灭。他脖子上的痣若隐若现,新开想要摸一下,但最后还是没有动。

荒北的烟瘾犯了。他跑到了吸烟区,从裤袋里摸出一支烟点燃。新开手里还有几只烟花,但现在只有他一个人放,他觉得无趣,统统扔进了袋子里。

荒北嘴里吐出了几缕白色的烟雾,在半空中升腾。新开光着脚,踏着一路沙子走了过去。

荒北仰起脖子,烟吐在了新开脸上。新开微眯着眼,俯下头往他的唇落下去。

闻到了一股尼古丁的味道。他的手覆上了荒北的痣。

夜缓缓的滑落过去。

评论(3)
热度(17)

© 南岸陌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