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写手
,杂食动物

真是胆大。

荒北站在窗明几净的房子里想。虽然房子不大,但光线充足,站在窗户旁可以看到一条细细的灰尘通道,无数尘埃在旋转。就像来这里之前新开告诉他的,从这里可以看到对面欧式建筑风格的别墅。

“找个地方坐下吧。”新开从厨房里探出半个脑袋,脸上带着羞涩的笑容。

我为什么会来这里呢。荒北依言坐在背靠窗户的沙发上。明知道他喜欢我,但我还是跟着他一起来了。

听到了搅拌咖啡豆的声音。荒北朝厨房看过去。虽然被流理台挡住了身子,但还是能瞥到他穿着灰色休闲裤的笔挺的小腿。

“要吃蛋糕吗?”

新开忽然问。他转过头,跟荒北的视线对上了。

“……好啊。”

荒北的回答里,有了几秒钟的停顿。


新开说喜欢他时,荒北没有看向他。明知道可乐杯里几乎只剩冰块了,却还是往吸管里吸了几下,结果只听到了冰块“咔啦咔啦”的声音,以及空气被挤压的声音。

“那么,靖友你呢?”新开说这句话的语气,不像是询问,反而像是上课时与同学之间互相探讨问题。

荒北视线一直停留在他衣领下面的位置。他想着要说点什么,但不知道要如何开口。

突然听到了“哐当”一声。很大声的,在这个喧嚣的麦当劳二楼靠窗的位置里。他们坐的地方临近员工室,每隔几分钟就会听到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

“要不要去我家?”他这么说了。

荒北没有办法拒绝。



同性恋。

很自然的,荒北想到了这个词。但他又觉得不是这样的。在高中时,荒北知道他与女生交往过。

“难以置信。”荒北小声嘀咕着。面前的咖啡杯里冒着香甜的气味,摆在盘子里的蛋糕一口没动。

不知道从哪里飘来了安室奈美惠的歌。

在此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只要一想到同性恋,荒北就会想到在新开家里喝的咖啡,以及那天在他家里听到的歌曲旋律。

这两者之间明明没有任何联系,但就是会同时浮现在脑海里。毫无征兆的,莫可奈何的。

“是啊,我也觉得。”新开的话语里饱含笑意,同时也充满力量。

“今天天气很好呢。”新开说。阳光洒落在他柔顺的头发上。

十月份的箱根阳光明媚。云层像水珠一样又密又细,铺满天空。

结果在新开家里什么也没有发生。蛋糕两个人都只吃了几口。去玄关时要经过新开的房间,门开着,荒北不经意的往里看了一眼,白色的墙壁上贴着一张新开高中时喜欢的车队海报。

“再过两个多月就要放寒假了,”新开向上伸着懒腰,“时间过的真快。”

“是啊。”荒北找不到其它的词语,只好闷闷的说。

好像个傻瓜。在内心里叹了口气,小小的皱了皱眉头。

突然觉得很悲伤。这种悲伤并不是针对任何人,只是在这个时候顺其而然产生的。

想要什么东西想到无法忍耐,却也并非如此。

“你怎么了?”头顶上忽然传来新开讶异的声音,“你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表情吗?”

什么表情?荒北有些生气。想知道,却也不想知道。

“我下次,还能再来你家吗?”

话语自动的就从嘴里冒了出来,这让荒北吓了一跳,但同时,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

是的,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当然了。”新开眼里像住了太阳似的闪着光,接着,又像是确认什么似的接了一句,“下次,是吧?”

这回轮到荒北笑了。原来不安的,不只是他一个人。

“天气真的很好。”荒北看着新开,眯细眼睛。

评论
热度(19)

© 南岸陌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