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写手
,杂食动物

这个夏天,嘴唇都是咸的。荒北想。汗珠正沿着他的额头滑落。

即使电风扇在身后不停的吹,也还是感受不到一丝凉意。仿佛正处于火炉之中,身心都很焦躁。

昨天夜里下了场雨。那个时候荒北正躺在床上,明明很困,却觉得自己似乎没有睡着过一样,朦朦胧胧的听着外面敲打在窗玻璃上的雨声,很有节奏的,滴滴答答,滴滴答答。在寂静的夜里显得尤为响亮。

真是场大雨呢。荒北闭上眼睛。明天大概也会是阴雨天。

然而第二天醒来后却发现外面已经出了大太阳。别说是雨了,连云都很难见到一两片,仿佛昨天晚上的雨都只是幻觉而已。

真奇怪。荒北不愉快的嘀咕,真是奇怪的天气。

早餐只吃了一片面包。没什么食欲。想要喝水,打开冰箱的时候看到里面放着瓶饮料,是新开从超市买回来的,名为“世界的厨房咸荔枝”的奇妙的东西。

——这名字真奇怪。

那个时候自己这么说了。荒北还记得自己困扰的皱着眉,手里拿着刚削好皮的苹果。

——但是很好喝哦。靖友只要喝了就知道了。

新开眯着眼说。但是当时自己为什么没有喝呢?唯独这个已经想不起来了。

拧开瓶盖,微仰着脖子。冻得冰凉的饮料顺着喉咙流进身体,感觉食管都跟着冰凉起来。

荒北知道自己刚才又习惯性的闭起眼睛了。

习惯性的。这是个挺好用的词。当初新开略带讶异的问自己为什么喝水时要闭着眼时,荒北就是这么说的。

——习惯性的就这么做了。

荒北耸耸肩。新开对此不置可否,取而代之的,“感觉很可爱呢”,笑着这么说了后,捏了一下他的鼻子。

可爱。大概无论自己做什么在他眼里都是可爱的吧。一开始的时候会很羞赧,但在重复了无数次之后,自己多半,也已经习惯了。

看,只是习惯性的接受了这种说辞而已。

又喝了一口饮料。甜甜的,味道确实不错。

出门的时候太阳还是很毒辣。女性的话还能撑着旱伞,但男性却只能默默的行走在日光的照射下。真是不公平。擦了擦沁满汗水的额头,荒北想了这种无关紧要的事。

接到新开的电话时,荒北刚好走出月台。电话那边布满汽笛声,应该也是在外面吧,感觉炎炎烈日正通过话筒传递过来。

似乎比之前更热了。

——你出门了吗?

——嗯,刚走出月台。

——哦,这样。

哦,这样。他在说这话时语调总是微微上扬。尽管看不到,但荒北想他应该是眯起眼睛了。

——大阪今天相当热呢,好像动一动就有水从身体里淌出来了。

——是啊。东京也差不多呢。

虽然昨天下了雨。不知道为什么,荒北没有说出这句话。

——对了,那个,世界的厨房咸荔枝,我早上拿来喝了。

——这样啊,还不错吧?

——嘛,还好了。

荒北一直觉得回答问题时说出“还好”这个词很狡猾。既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究竟介于怎样的一种程度,天才知道。

还好新开不是会介意这个的人。

他知道对方接下来会说,太好了。

——这样啊,太好了。下次再买一些吧。

新开大概没有注意到。荒北尽量走在有树荫笼罩的地方,心想,他已经是第三次说出“这样啊”这个词了。

来不及擦掉的汗流进了嘴里。再次体会到了咸咸的味道。荒北苦笑了下,穿过密匝的人群,走进了刚刚看到的7—11便利店。

所以,你什么时候回来?

虽然很想这样问他,但是好害羞。太害羞了,以致于说不出口。会被嘲笑的。于是他换了个说法,“等你回来再说吧。”

荒北从冷冻柜里拿了瓶可乐。价格比外面买的稍贵了点。他又买了个面包,一起拿到柜台结账。

在他前面还排着一名女性。无意中看到了她的手指甲,长长的,涂着绿色的指甲油,食指处则是绘上了蝴蝶的图案。自己说的话大概会很奇怪,但确实很好看。

是去做了指甲沙龙么?荒北想。昨天的时候,他在家里把指甲剪短了。他的指甲很容易断,尤其是在洗完澡后。在断了两三个指甲后,他就干脆把它们全剪了。

新开的指甲一直没有留长过,总是紧贴着指甲肉。

——我后天就回去了。

——是吗。记得带些特产回来。

荒北淡淡的说。就在刚刚,他忆起了新开手指的触感。

突然觉得很寂寞。好想见他。荒北咬着嘴唇,感觉不这么做,自己就要哭出来了。

——没问题。有什么想要的吗?

感觉新开整个人都雀跃起来了。像个孩子一样。

荒北说着“我想想”,走出了店外。

刺眼的阳光倾泄而下,而荒北对这个已经没有特别厌烦的感觉了。

嘴巴还是咸咸的。

——等你回来。

荒北轻声说。

他感觉得到电话彼端的新开屏住了呼吸。

----------------------------------------------

最近几天,真的是热死人了啊。die。

于是,能看到一两点各位的感想就好了【笑

评论(11)
热度(28)

© 南岸陌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