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写手
,杂食动物

新开醒来的时候刚好听到外面打了一记响雷。从很高的地方传过来,吓了他一跳。窗玻璃在震动着,空气中还残留着雷鸣后的余韵。

抬眼的时候看到了荒北。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坐在他旁边的。身上穿着浅灰色衬衣,安静的背对着他而坐。 

新开不知道他在看什么,大概是在看雨。外面的雨很大。噼里啪啦。噼里啪啦。明明才刚过中午,外面的天空却暗的像晚上五六点。

嗅了嗅鼻子。荒北身上有股潮湿的味道。跟外面的雨水一个味道。是去了什么地方了吧。这样想着看了看他的头发,果然有些湿润。

新开没有开口叫他。感觉有点微妙。荒北在看着窗外,而新开在看着他的背脊。

荒北的背脊。

新开很喜欢荒北的脊梁骨。不论什么时候总是显得很笔直,不会像其他人一样给人有点驼背的感觉。从颈部到尾部,非常美的一条曲线。

莫名其妙。

你真是莫名其妙。荒北大概会这么说。忍不住抿了抿嘴角。

我只是。。。新开偷偷从被子里伸出手,往荒北的背脊伸去。

我只是,单纯的被他所吸引了而已。

手摸上荒北的时候,明显感到他被吓了一跳。皱着眉头看了过来,拍掉了新开的手。

“突然之间做什么啊。”

就连他说这话时略带窘迫的语气,也觉得很喜欢。

没什么。新开咧嘴笑了笑。他本来是想说得负疚点的,但说出来后却意外的带了点甜蜜。像是恶作剧的少年,笑的一脸无畏。

“你去什么地方了吗?”

“嗯?去便利店买了午餐。要起来吃吗?”

“哦,这样啊”,像是要肯定什么似的,又重复了一遍,“这样啊。待会吧,现在不饿。”

说着稍稍撑起了上半身,又开始伸手触摸了下荒北的背脊。

“靖友的脊梁骨,真美呢。”

“啊?说什么傻话呢,莫名其妙。”

跟预想的一样,耳朵染上了红晕,微愠的瞪视着自己。但是,并没有什么力量。

“很漂亮啊,”新开沉稳的笑着。其实想说些其它的词汇,但最后不知怎的说出口的只有这个词,“真的很好看。“好像可以说上几百遍一样。

啊啊啊,真是够了!荒北受不了似的叫道,用手按住新开的眼睛,把他重新压回了床上。

“继续睡你的觉算了。你这个笨蛋!”

虽然看不到他的脸了,但想必已经通红了吧。按住眼睛的手温度有点高,带了点雨水蒸发的味道。

如果可以的话。。。新开伸手覆在荒北手上。察觉到他想逃,悄悄加重了力气。

如果可以的话,真想亲他一下呢。

新开愉快的想着。外面的雨还在下着,但雷似乎小了很多。

那是发生在略带暑气的六月份。就在这个房间,这个远离市中心有点偏僻的小房间里。

评论(5)
热度(48)

© 南岸陌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