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写手
,杂食动物

裸奔的夏天

新开吻上荒北的时候,学校的铃声刚好响起,契合得没有一点误差。

两个人都吓了一跳,但没有人主动拉开距离。新开嘴唇的热度很高,身上带着汗水蒸发的味道。

“臭死了。”荒北本来想这么说,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说出来。

在这个深的可以把荒北脖子折断的热吻里,他的眼角瞥到了落在窗台上的,挥动着细长翅膀的蜻蜓。

那天没有什么风,夕阳的余晖照不到他们。窗户下面是停车场,可以听到学生推动车子的声音,以及说话的声音。

“靖友的舌头,好甜。”

新开低头看着他,眼里的蓝色让他看的出了神。

在这之前,荒北还在喝着百事。酸酸甜甜的,沁人心脾的凉。

“我就只喝了三口。”事后荒北想起来,愤愤的说。

在接吻的时候,新开不小心打翻了荒北的百事。

“要我买给你么?”

“不需要。”荒北冷淡的回答。外面的光线渐渐黯淡下去。

隔天,天气依然很晴朗。虽然偶尔有出现几抹乌云,却一次也没有下过雨。

夏天,巴士里空调的味道。

那味道闻了就让人不舒服。并不是晕车,只是单纯的生理厌恶。坐在荒北旁边的女生,头一直靠在前排的椅背上,半边头发映照着窗外阳光的颜色。

上个星期天,新开去染发了。不是全染,而是挑染成了蓝色。

跟他眼睛的颜色很像。

“这个颜色很衬你。”荒北想,要老实的说出这句话,好难啊。

荒北眯着眼睛看向外面的街道。阳光君临所有地表平面。柏油路被烤得发烫,吹进来的风带着相当高的热气。

今天是星期三,是他当值日生的日子。

下去倒垃圾的时候新开也在那里。荒北不知道为什么到哪都能看到他。

真是阴魂不散。

“你说什么?”

看到新开困惑的看着自己,荒北吓了一跳。

“我什么也没说啊。”

说是这么说,荒北自己也不敢确定。

“哦,是我幻听了吧。”新开说的很干脆。荒北甚至觉得有些后悔了。

“今天还是一样很热啊。”

没有什么意义的向荒北搭话。他看到有几滴汗珠沿着新开的鼻翼低落下来。

“臭死了。”这句话很自然的就从荒北嘴里说了出来。

“诶?真的假的?”新开吓了一跳,举起手来闻了闻,一脸受伤的表情。

汗水蒸发的味道。夏天里,黄昏的味道。

前天,他们接吻的时候,部室里面很安静。窗户没有关,蜻蜓飞了进来。夕阳落到了树的后面。

新开一身汗臭味。

“靖友不也流了很多汗。”

新开不满的小声嘀咕着。荒北装作没有听到。

“离我远点啦。”荒北故意这么说。好像不这么做,心里就没法平静下来。

评论(2)
热度(30)

© 南岸陌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