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写手
,杂食动物

【新荒】静静的生活

雾天。从窗外望过去,街道都是白茫茫的一片,看不到楼层。天空与雾气交融,分不清界限。下午的时候应该会出大太阳。春分要到了。

“你一直在看书。”新开一脸无聊,长手长脚的坐在榻榻米上。他希望荒北能跟他说会话,但对方却连视线都没抬一下,这让他很受伤。书把他的靖友夺走了。

“是我重要还是书重要?”

他只差把这话说出口了。当然,只是差点而已。荒北翻过了一页,同时用笔在纸上写了什么。

“别闹。”荒北总算出了声,“我可是快考试了。”

“别闹的……”新开拉起了脸,“你这语气好像我老妈。”

“那就乖一点,”荒北倒是笑了,“小新开。”

新开皱起眉头,没想到荒北却说,“你这表情和兔吉好像哦。”

结果什么地方也没去。雾气散了后果然出了大太阳。方方正正的阳光,地板上的四角平面。新开去浴室洗头,里面放着的是昨天和荒北去超市买的洗发水,名字是“潘迪。”用了之后才知道,它的味道是带点刺鼻的薄荷味。

出来时荒北已经把书合起来了。收音机开着,里面在放法语歌。

你居然在听法语歌。

荒北扬起了眉毛。“你把我当成白痴了吗?”

“不敢。”新开坐在荒北后面,把他拉到自己的大腿间。

“薄荷味?”

荒北皱了下鼻子,新开说是啊,伸手拿起他的笔记本,随便翻了几页。里面密密麻麻的,红笔蓝笔都有。有些地方画了好几个符号。

“靖友真是努力啊。”

“不用你夸。”

不用你夸。好像之前也有听过这句话。记忆中的夏天。自行车。强壮的小腿肚。

即使已经不怎么骑车了,荒北的小腿肚还是跟以前一样结实。做爱的时候喜欢亲吻那里,荒北一直很讨厌被那样爱抚。

————你这家伙,给我适可而止。

新开不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就像现在这样,荒北坐在他怀里。这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他们是情人。这样的爱抚行为,是正当化的。

新开亲了下荒北的头顶。

“搞什么啊。”

闹别扭似的动了一下。意料之中的反应。可爱的家伙。新开想要宠溺这样的荒北。

荒北想要起身,新开不让,拉扯间两人倒到地上,腿碰到桌子,厚重的书本应声而下,发出相当大的声音。

两人一时之间都不敢做声,静静的看着彼此。最先笑出来的是新开。他吻了荒北的嘴。胸膛。小腿肚。

香甜的味道。荒北的味道。

收音机里的法语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停了。接下来的是演歌。九十年代的歌曲。

静静的生活。

不知道荒北是否也听到了。那是新开心里唯一想到的事。

评论(5)
热度(25)

© 南岸陌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