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写手
,杂食动物

新开掂掂洗发水,发现瓶子轻了很多。他把最后一点蓝色液体倒到掌心,抹在头发上后立即出现了许多白色泡沫。

“嗤!”头皮似乎薄得厉害,随便一抓就有抓破皮的感觉,有点疼。他皱了皱眉,有意识的放轻力度。

在用水冲掉头发上的洗发水时有水流进了新开的鼻子,引得他鼻腔一阵骚痒,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止也止不住。

擦着头发出来时看到他的恋人荒北光着脚坐在地板上看着窗外发呆。他手肘靠着后面的茶几,袖子有点长,盖住了他半个手掌。

张张嘴想叫他,但还没开口又打了个结结实实的喷嚏。

“感冒了?”荒北斜眼看他,依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不动。

“没有,鼻子进水了,”新开皱着鼻子说,想了想又补上一句,“但也许是上火了。”

 
荒北对此没有说什么。晨光夹着灰尘投射在荒北脸上,看上去就像他的眉头铺满了尘埃。新开把毛巾随意的搭在脖子上,打开冰箱门。 
 
“咦,百事没了呢…靖友要喝点什么么?” 
 
“麦茶。”沉默了一会后,荒北才开口说到。十一月的阳光照得他很舒服,他不大想动。 
 
新开从冰箱里拿出牛奶和麦茶,再把门合上。他把麦茶倒进杯子里去加热,递到荒北被袖子包着的掌心时碰到他纤长的手指,冰凉冰凉的,仿佛这个季节所有的温度都凝聚在了上面。 
 
荒北喝了一口热度适中的麦茶。穿堂风掠过他的脸颊,如同柔风飘柳般温和。 
 
新开在他旁边用纸吸着鼻子,把里面的水弄出来。阳光只照到他的脚踝,头发在风的拂拭下律动着。 
 
荒北看着他,然后向他摆摆手,示意他蹲下来。 

”怎么了?”新开笑着问,垂着手蹲在他跟前。身上熏衣草的味道混着牛奶味潮水似的向荒北涌来。他摸上新开还湿润的头发,挑起一根发丝,一扯。 

“长白发了呢。”他捏着新开发丝的一端。有一大半变成了白色,在光线里泛着银光。 
 
“哎呀!我要变成老头子了么?”新开托着腮帮夸张的叫到,脸上的表情像冬眠结束后的动物一样生动。 
 
“是呢。” 

荒北稍稍歪了歪头,向上扯着嘴角。 

评论(7)
热度(18)

© 南岸陌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