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写手
,杂食动物

下午。

带着热气的阳光透过纱窗投射在地板上,拉扯出细碎的不规则形状,宛如鳞片似的一闪一闪的。真波躺在地板上,空调在头顶上方运作着。一股潮湿的味道。

“真热啊!”

即使他这么说,趴在桌上写作业的小野田也只是抬起头,充满歉意的笑笑,说“这样啊。”

明明不是他的错,但依然会显露出“我很抱歉”的表情。

天真纯朴。

不明所以的笑了笑。“呐,我可以躺在坂道君旁边吗?”

不出所料的,小野田歪了歪头。虽然看上去很困惑,但还是点了点头。

“可以啊。”多少有些扭捏的说。

就这样靠了过去,听着他的笔写在纸上的“沙沙”声,感到了安心。在打了个呵欠后,不知不觉的便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光线已经开始变红,看不到时间,所以不知道是几点。小野田还坐在原来的那个位置, 红色的光芒好像大气极光一样形成了光的帘幕,围绕在他附近,显得很是惹眼。

真波眯了眯眼睛。我大概还是在梦里,他想。这么美的景象,不应该存在于现实中。

于是他没有出声。他只是非常缓慢的眨了眨眼睛,像是要把眼前的景象都记录下来一样。外面的蝉还在叫着,到了后来就变小了,要叫不叫的,逐渐消失在了闷热的房间里。

“好热闹啊!”小野田非常开心的说,藏在眼镜后面的大眼睛紧张又兴奋的四下张望。

真波也很开心。早就听说了会在今天举办烟火大会,他一直很想跟小野田一起看来着。

四周摆着很多摊贩,有鲦鱼烧,有棉花糖,有烧烤,也有捞金鱼。

“是庙会啊!”小野田一脸感叹的说。

“呵呵呵,”忍不住揉了揉他的头发,“总觉得坂道君很兴奋呢。”

“嗯,那,那个,”不知道为什么吞吞吐吐起来,“因为是第一次和真波君一起来这里呀。”

他居然说了这种话。

有点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最后脱力的“哈”了一声,原地蹲了下来。

“真波君?”

“没什么,”真波把脸藏在臂弯里,一脸不甘心的低垂着视线,“坂道君的话太具有冲击性了,害我腿都有些发软了。”

这是实话。奇妙的是,他一点也不觉得丢人,反倒是听到这话的小野田脸都红了,像时节变迁的枫叶一样。

“真是的,站起来啦。”

“你亲我一下,我就起来。”

“诶?不、不可能啦!”

一脸慌慌张张的小野田,真的是,太可爱了呢。想跟他说只是开玩笑而已,但在此之前笑声就像泡泡似的从喉咙里漏了出来。

“我们是在一起的呢。”最后真波这么说了。柔声细语的,连同周遭香甜的味道一起,飘荡在空气里。

评论(2)
热度(42)
  1. 新吧唧Murphy_佬缠粉1号机;D_南岸陌阴 转载了此文字

© 南岸陌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