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写手
,杂食动物

【灰夜久】意外

夜久也不知道为什么,睡到半夜的时候就突然醒过来了。外面嘀嗒嘀嗒的响,他这才知道下雨了,听声音似乎还不小。他闭着眼睛,但没有睡意,只好又把眼睛睁开了,在黑漆漆的房间里瞪着天花板发呆。迷迷糊糊的又听到了说话的声音,是从外面传进来的。夜久的房子隔音效果差,他也听不清说话内容,只觉得吵,后来干脆把被子拉过头顶,强迫自己闭眼睡了。

醒来的时候也才刚过七点,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但天还是阴沉沉的,似乎随时都会下雨。夜久在家里面找了一圈,却没找到一把伞。他忘了把伞收在哪里了。眼看着就要到点出门了,他只好作罢,想着到店里买把新的好了。

夜久在楼下买了面包。其实他想吃烧饼,但去的时候却发现没有开门。想吃的时候吃不到,心里有点失望。他还买了一瓶豆奶,在路上边喝边玩着手机。

社团的后辈灰羽发消息过来问他什么时候到。夜久停下脚步,刚想回复几句,肩膀就被人撞了一下,不是很疼,但握着豆奶的手一抖,就啪的一声掉地上了,溅了几滴在他灰色的鞋子上。

夜久有些无奈。撞他的人跟他道了歉,他只好摆摆手说没关系。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觉得浪费,最后只好捡起喝了没几口的豆奶,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到社团的时候,灰羽已经在练习发球了。他抹了把汗,跟夜久问好。夜久点点头,没说什么,热了下身就上场了。

两人练了半天,灰羽的发球一直都有些小问题,夜久指导了他几下,最后也改进了不少。休息的时候,灰羽找了瓶水给他,夜久仰起头喝了一大口,瞥了一眼窗外,发现已经出太阳了,亮黄黄的光线透过窗缝洒了进来,晃晃荡荡的,平白的生出了一丝暖意。

“前辈,”灰羽坐在他旁边,长手长脚的,在半空中做了个发球的动作,“最后的那个发球我做的还不错吧?”

夜久哼了一声,没说好也没说不好。灰羽的声音有些哑,带着一身汗气坐在他旁边,风一吹过来就闻到了,夹着雨后泥土翻新的味道。夜久不知道怎么了,觉得喉咙痒痒的。他摸了摸自己同样带汗的脖颈,又咕咚喝了一口水。

“前辈?”大概是因为没得到回应,灰羽略带不满的回头看他。两人距离是这么近,近的夜久都能看清他脸上细小的绒毛。少年的五官深邃,夜久有些愣神,呼吸窒了一下,半晌又转过脸,冷淡的说还差远了,接着好好练习吧。

灰羽有些沮丧,但夜久现在没心思搭理他。他突然想起了昨晚那个没做完的梦。其实他本来已经忘了,但现在又冷不丁的闯进了他的脑海里。他突然有种掉进冰窟的感觉,手脚僵硬,动弹不得。

梦里他跟人接吻了,对象就是坐他旁边的灰羽。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无意识的用手摩挲着自己的嘴唇,不是很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做这种梦。

等他回过神来,才发现灰羽正一脸担心的看着他,手在他面前挥了挥,问他怎么了。夜久只是摇头,看了看时间,觉得也差不多了,就打算先到这里了。

灰羽没反对,两人简单收拾了下,关好体育馆的大门,就离开了。

灰羽腿长,走的有些快。夜久落了他几步,在后面看着他挺拔的背影。他还会再长高的吧,夜久事不关己的想,又看了看自己,突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又说不上是难过,只好踢了踢路边的小石子。

“灰羽。”其实夜久只是想叫叫他的名字,没什么意思,没想到灰羽居然听见了,回过头来看他,跑到他面前,露出疑惑的表情。“怎么了?”

怎么了。夜久也不知道,他也想找个人问问自己是怎么了。但他什么也不能说,只好随便找了个借口,说自己渴了。

灰羽恍然,“那我去买些喝的,前辈想喝些什么?”

夜久心里想说的是随便,结果说出口的却是豆奶。话一出口就愣了,但也不好再改,于是就在路边等着,看灰羽进了对面的便利店。

太阳出来后云就散的差不多了,金灿灿的挂在自己的正前方,夜久眯着眼看了一会就有些受不了,觉得自己眼里长了球藻,低下头来揉了揉,等再抬起头时,就看到灰羽背着阳光,一步步的向自己走了过来。

豆奶没有了,灰羽只好买了其它的。夜久接过来,发现是水果汁,颜色有点红,但味道不大好,喝起来怪怪的,喝了几口就不大想喝了,又不好意思扔掉,皱着眉看灰羽。

察觉到对方不悦的视线,灰羽回过头看他。他喝的是柠檬水,瓶盖还没盖上,夜久也没想别的,从他手里拿过来就着喝了一口,感觉味道比自己的好多了,于是强迫性的跟他换了饮料。

灰羽没说什么,只是笑了笑。他看起来并不介意,只是走了没几步,夜久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这是灰羽喝过的。

间接接吻。夜久又窒了一下。他有些不舒服的摸了摸手里的饮料,冰凉冰凉的,带着初春的温度,被自己紧紧的握在手心里。

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味了呢。夜久想。这个问题让夜久有些害怕,于是他不让自己再想下去了。他潜意识的又想喊灰羽,名字都到口里了又被他生生咽了回去。他怕灰羽又要问他怎么了。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快到公交站的时候,突然起了一阵风,夜久觉得自己眼里进了沙子,很尖锐的疼了一下。毫无缘由的,他伸手扯了一下灰羽的衣服。

“眼里进沙了。”他听到自己的声音说,带着一丝自己也没察觉到的委屈。灰羽不知为何没有说话,他正想抬头看他,脸就被一双大手固定住了,紧接着,他感到自己眼里进了一股风,带着那股难言的果汁味,薰的他心里都颤了颤。

“好点了吗?”灰羽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摸着自己脸的手温度有些高,接下来又移到自己的眼窝下面,带着些许小心翼翼揉了揉。

“好点了吗?”灰羽又问,似乎只要自己说一句还没,他就又要低头吹几口气似的。

夜久感觉自己头发都要炸开了。心也不是跳得很快,但就是感觉很大力,甚至都有些发痛了。他慌忙推开了灰羽,摸着自己脸的手离开了,他心里居然升起了一丝遗憾。

“没事了。”夜久尽量冷静的说。灰羽看起来还想说什么,只是这时候车来了,夜久说了句再见,就赶紧上车了,好像有什么猛兽在后面追着他一样。

车开远了,夜久回过头去,看到灰羽的影子越变越小,直至消失不见。他开始反思自己刚才是不是太慌乱了,只是帮忙吹眼睛而已,对方又没有做什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否对他说了谢谢,好像说了,又好像没有。

夜久觉得心里很乱。窗外的街道在他眼里飞驰着。他摸出手机,想写点什么,但写了没几句又删了。把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心跳也已恢复正常。他不是很明白刚才的那股悸动是什么,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在接下来的几天,自己怕是都没法好好面对灰羽列夫这个人了。


评论(5)
热度(22)

© 南岸陌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