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写手
,杂食动物

我是白痴吗。

灰羽看着坐在眼前奋笔疾书的夜久,这样想到。午后的阳光带着热气洒进客厅,电风扇悠悠的转着,带来几缕可有可无的微风。

为什么会这样呢。

灰羽无精打采的喝着麦茶。明明在家里面躺着吹空调就好了,但还是忍不住冒着炎热的天气跑来找夜久,为的只是想增加跟他独自相处的时间,也想跟他说说话,偶尔撒撒娇。

然而为什么会是这样?

灰羽看着夜久,耳里是沙沙的写字声,心情复杂。他百无聊赖的戳着夜久的背,又画圈似的写起了字,要他猜猜是什么。

然而夜久并不配合,阻止了他幼稚的举动,还喝令他说,再打扰他就滚出去。

真是一点也不温柔。灰羽发愁的想,有点气馁。他问夜久,什么时候才能陪他玩。

夜久一开始并不理他,被问得烦了,才无可奈何的说,再等一会,就快了。

灰羽忽然又觉得,夜久果然还是在意他的,就连那无奈的神情,都带了点说不清的可爱。

好想吻他。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涌起了这个念头。被这样的想法吓了一跳,同时脸也可疑的红了。

大概是察觉到了灰羽的不自在吧,夜久凑前了去,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问他怎么了。

灰羽忙说没事,只是太热了。他喝着已经一点也不冷的麦茶,心里咚咚咚的。

刚才只要再凑过去一点,他就能吻到夜久那红润的嘴唇了。

灰羽突然觉得有点对不住夜久。他是不是太龌龊了些。灰羽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手无处可放,只好无意义的摩擦着杯子的边缘,心思旖旎。

可能是昨晚没睡好的缘故,也可能是现在气氛太好的缘故,灰羽有点昏昏欲睡。他不好意思去卧室,因此直接躺在了沙发上,带着点说不清的心情,陷入了梦乡。在将睡未睡之时,隐约间似乎听到了风铃的声音。

睡得并不算好,做了几个梦,但都没有记住。醒来的时候阳光照到腿上,热辣辣的,有点不知今夕是何年。他睡得手都麻了,从沙发上爬起来,看了下时间,发现自己睡了两个小时左右。

他四下看了看,察觉到夜久不在客厅。

正在诧异间,就听到了门被打开的声音。抬起头,看到了手里提着便利店袋子的夜久。

“醒了?”夜久笑笑,扬了扬手里的袋子,“我想你大概会饿,去给你买了点吃的。”

灰羽吹了声口哨。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想这么做而已。

夜久白了他一眼。虽然出去的时间并不长,但还是被晒得脸有些红,像鱼缸里的金鱼,非常可爱。

灰羽又有些想吻他了。不知道他嘴里的温度是不是也很高?有怎样的味道。

“你怎么又发呆?”夜久有些无奈,在他身前倾下身子。

其实他只是想把袋子放下来而已。但灰羽却擅自解读了他的动作。他一把拉过夜久的头,朝自己按了过去。

说是接吻,其实也只是嘴贴着嘴而已,连小学生都不屑做的动作,灰羽却很受用。他忘了闭眼,夜久也没有。他们在极近的距离里对视。灰羽在他眼里看到了他自己,同时还看到了惊愕跟羞恼,或许还有更多,他无法看懂的情绪。

在夜久反应过来前,灰羽就放开了他。夜久张了张嘴,但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的看着他。

灰羽的内心是雀跃的,同时也是忐忑的。他想,前辈的嘴唇果然很柔软。

这个世界上竟然有这么美妙的事情,他还是头一次知道。

“那个,突然做了这种事,我很抱歉。”灰羽不敢看夜久,如果可以,他甚至都不想睁开眼睛。他无措的绞着自己的手指,只觉得口干舌燥,“但是,我是认真的。”

“……所以呢?”过了良久,灰羽听到夜久这么问。

灰羽感到了汗液滑过胸膛,所有毛孔都在出汗,黏黏腻腻的。热气都聚在了自己的身上,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脸红了。上下唇的粘膜似乎都粘在了一起,这让他有些难受,于是他又喝了口水。

我喜欢你。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在说,我想追求你。

说到这里他突然恢复了冷静。有什么大不了的呢,他想。

于是他抬起了头,看着眼前一动不动的夜久,将他揽在了怀里。

感受着怀里那个人的温度,胸膛贴着胸膛,两颗心脏几乎以相同的频率跳动着。

“我喜欢你。”

在明亮而又闷热的客厅里,灰羽第二次这么说到。


评论(2)
热度(32)

© 南岸陌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