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写手
,杂食动物

自从时序进入六月份后就一直在下雨,白天虽然还能有太阳,但通常到了下午的时候,天空就暗淡了一大片,夜晚也凉飕飕的,有时候都可以不用开风扇。 
灰羽还在刷牙的时候,就听到外面响了一记闷雷,想着又要下雨了而不经意的转了一下头,就看到了不知何时就站在门外的夜久。 
“你醒了啊。”灰羽把含在嘴里的水往外吐了出来,冲着他笑了笑。 
刚睡醒的夜久眼神还是朦胧的,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走了进去。洗手间不算大,灰羽往旁边挪了挪,给他腾了个位置。 
夜久肩膀碰到他,身上似乎还带了点被窝上的热度。仅是这样,灰羽的皮肤便记起了昨晚上肢体交缠时那几乎要让人烫伤的温度。 
灰羽觉得自己有点丢脸,用冷水冲了冲自己的脸,然后拿起剃须刀,准备刮自己下巴上新长出来的胡须。 
察觉到了投注在自己身上的视线,灰羽回过头,撞上了夜久的眼睛。“怎么了?” 
“没什么,”夜久扭开视线,开始往他的牙刷上挤牙膏。 
虽然说了没什么,可那神情还是透着点说不清的意味。果然,过了一会后,夜久还是漫不经心的补了一句,“你好像每天都会刮下巴。” 
“哦,你说这个啊,”灰羽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会说这个,摸了摸自己剃干净的下巴,笑了笑,“如果不剃的话,到了第二天就会长出新的了,怪痒的。” 
“诶……”夜久不置可否的回道,认真对着镜子刷起牙。 
灰羽若有所思的看着夜久。夜久的脸很光滑,体毛稀薄,几乎不会长什么胡子,于是灰羽也这么跟他说了,“前辈倒是没有长过胡子呢,”顿了顿,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不过其它地方有长毛就好了。” 
夜久咬着牙刷,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挥着拳头骂他不要脸。灰羽用手捂着嘴偷笑,喊着要他饶命。 
 
两人这样不大不小的闹了一顿,都有些饿了。家里面包都吃光了,于是灰羽提议去外面吃。打开门的时候发现外面果真下起了雨,滴滴答答的,带来了一股子潮气,吹的人身上凉凉的。 
雨不大,所以两人只撑了一把伞。走过小区门口的时候听到了猫叫的声音,夜久停下脚步,往四周看了看,结果什么也没看到。 
“等哪天我们都有空了就养一只猫吧,”灰羽看他一脸落寞的样子,有些不忍,“等我们老了还能多个伴。” 
“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夜久暼了他一眼,没说好也没说不好,专心盯着地面,避开低洼水渍。 
“呵,我们两人加起来都快超过五十岁了,快了。” 
灰羽笑嘻嘻的说,夜久被逗乐了,眼角笑得弯弯的,带起了一个不明显的酒窝。 
大概是下雨的缘故,路面上的人不多。灰羽皮肤又想起了那人的温度,于是稍稍弯了下伞,快速的在夜久的嘴角上轻吻了一下。 
甜甜的,有着薄荷的味道,又带了点湿气。看着夜久涨红的脸,灰羽突然想,原来在雨天接吻的味道是这样的。

评论(1)
热度(15)

© 南岸陌阴 | Powered by LOFTER